第一章:故事的开始

  食物在胃里旋转着,完成了一次漫长的征途,终于到达了喉咙。  不是因为摇晃的身体,也不是因为怀中的美人,躺在甲板上的白李再也忍不住吐意。他侧过脑袋,避免了从嘴里飙出的呕吐物落在自己脸上。  在一个小时之前,他还是一个满怀理想的小卧底。  按照计划,他现在本应该带着一个箱子交给黑老大,得到最终计划,配合上头将黑帮一网打尽,最终等待着他的便是无尽的功勋与奖励。  没想到,整个完美计划却被一个自作聪明的可恶女人给破坏了!  感受着裤子上的湿意,白李思考了两秒,很快确定了自己并没有尿裤子,挣扎坐起,用尽了刚恢复的力气,用力推开压在腿上的物体,一个和自己一样吐得七晕八素的美丽女子。  脑海中涌出了女子的信息,金香,22岁的刑警队长,此时的萎靡模样和平日里英气爽朗天差地别,肮脏的呕吐物覆盖了白李的半条裤子,推开之后苍白的嘴角还有一条银丝连着牛仔裤的裆部。  这个女警官便是破坏了完美计划的可恶女人,立功心切而擅自行动,白李卧底了一年的任务毁于一旦。  对于自己还真是钟情,白李想,要不是女警官的穷追不舍,他也不会稀里糊涂跌入一个枯井里。  只是不知为何,女警官也跟着掉了下来。  他和金香在一个狭窄的通道里面垂直下落了整整一个小时,从刚开始的恐惧,到好奇,到无聊。  最后一次望向手表的时候,他们落入了一个光团之中,接着便看见了蓝天、白云、大海。  以及,一条巨大丑陋的人鱼,和它那惊恐的表情。  如果不是金香像个八爪鱼一样套在他身上,白李相信,他是完全可以改变坠落的路线,然后完成一次满分的超高台跳水,而不是直接砸在那条人鱼的脑袋上。  现在,他躺在一艘帆船的甲板之上,没有云彩的遮挡,帜热的阳光蒸干了水份,嘴角的呕吐物已近干涸。  这是一艘巨大的多桅帆船,桅竿竟有百米之高,几十张碧绿的船帆全部展开就如多把堆叠的巨型扇子。  与之相比,只有几十米长的船体就显得渺小许多,总给人一种头重脚轻容易倾覆沉没的感觉,然而在摇摇晃晃之中,船体总是牢牢地黏在海浪上。  一路顺风,无所事事的水手们正在甲板上闲聊,而话题的对象正是还躺在甲板上的白李和金香。  “如果不是我们恰好经过,这小子和他的侍女早就葬身鱼腹了,他还好意思晕船,不知道那样要清理很久的吗!”  “谁说不是呢,我在出航前就听说,这傻子是被海盗掳走了,但他们家族不肯交付赎金,一定就是这样被海盗推下海去喂鱼了。”  “要不,我们干脆去长风家族领赏,怎么说这个傻子也是老领主的儿子,也是现在领主的弟弟,救了他起码也有几十个魔银的奖赏吧。”  “别傻了,自从白海岸的老领主死了之后,这个傻子就被新领主赶出了长风家族,这不,他们可是连赎金都不肯交的。”  “你们一直说他是个傻子,可看着挺正常的嘛?”  水手们一齐望向已经撑坐起来的白李。  “我是谁?我在哪?”白李挠挠头,望向右手边还晕躺的金香,“呕!!”  水手们满脸同情,异口同声,“看来是个真傻子,看到美女还会吐。”  “好了,别聊了,准备靠岸了,回到自己的位置去!”  “船长,那两个人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难道还把他们扔回海里去么?当然是叫他们家族的人给领回去。还有,一定要让他们给赏金,就说是甲板的清洁费用!”  无休止的呕吐,白李的脑袋一阵剧痛,陌生的记忆如海水灌入,他痛哼一声后便彻底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两日之后。  他是被冻醒的,躺在坚硬的床板上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布满污垢与蛛网的天花板,坐起环顾四周,狭小简陋的房间模样刻入脑中,而身旁,是女警官金香,她正蜷缩在床上右侧靠里的位置。  “这女人怎么也跟着来了?”他使劲摇晃着金香,后者却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甚至还打起了小呼噜。  两人还是之前的那套装扮,被海水浸湿又晒干,异味蔓延整个房间。白李掀开身上的破烂被子,身体忍不住发抖,这阴凉气候如初春之时。  肚子不停呐喊着,释放出三天没有接触食物的愤怒。  他撑起无力的身体,踉踉跄跄地翻下床去,抓起小桌子上的黑面包就往嘴里塞去,满足的快感从喉咙涌出,不自禁发出愉快的呻吟。  虽然干硬的床板睡得浑身酸痛,不过脑袋里却是一片舒坦,就算嘴里的面包已经变味,也无法阻挡那愉悦的通畅感。  经过两日的沉睡,他终于消化了那一大堆陌生的记忆,他发觉自己正经历着一件神奇的事情——穿越。  这是个没有统一名称的世界,有着与地球大相径庭的文化系统,这里的文明发展完全依托与从地底挖出的晶石,这点倒与地球上依靠石油煤炭等地底资源相一致。  但归根结底,地球科技的基础是电,那他现在的身处之地——东方王国,就是风。  风能与风晶石,是整个王国的骨骼,支撑起这个几千万人口的庞大社会。  而他现在身处的地方叫作白海岸,是东方王国南边省里面的一个临海小镇,同时也是最靠近海盗的小镇,它的东边连接着一个巨大的海港——碧沙港。  这是一个平穷而落后的小镇,它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充当海盗与海港的缓冲。  白李将最后一块面包咽下,口干舌燥之感促使着他掀开旁边的水桶,双手捧起微腥的井水也不介意,仰头便饮下,拭干了嘴角后继续整理着思绪。  所有的陌生记忆都源自一个跟自己有着相同样貌相同年龄的傻子,那就是长风家族,现任白海岸领主的弟弟——伊歌·长风。  其实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傻子,以地球人的观点来看,那显然就是一个典型的自闭症患者,不愿意以正常的姿态去接触这个世界,常常做出怪异无比的举动,久而久之,也就成了大家口中的傻子。  在他的父亲,也就是老领主去世之后,成为新领主的哥哥随意编造了个借口,便将他赶出了领主堡,几年的生活都是在这个破烂的小屋里渡过,并一直由一个忠心耿耿的小侍女照顾着。  想到侍女,白李凑近金香还在沉睡的精致脸蛋前观察。  嗯,长得一模一样,要不是还穿着一身显眼的警服,他就要认为这个女人是他的小侍女了。  如此恶劣的出身,完全不是正常穿越者该有的开局嘛。看着这个充满异味的破烂房间,他长叹了口气,一旁的金香却翻了个身,睡得更香沉。  尽管心里一万个疑问,但白李知道,就这样的干想是完全不可能得到答案的。既然如此,那就顺其自然吧。  “我以后就叫伊歌好了!”  蹩脚的异界语言顺口说出,旁边的模糊镜子将他下定决心的模样完全映下。  就在这时,门口被一脚踹开,来人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盔甲壮汉,高大的身子将门框填满,刚照射进屋的阳光完全被遮挡住。  家族里的骑士队长,二级骑士万斯,伊歌马上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就像已经相识多年。  “你不是本来就叫伊歌么?”  万斯皱着眉头捂着鼻子,仿佛这样的动作可以隔绝屋子里的酸臭味,“领主要见你,跟我走!”  说罢,这个健壮的骑士快步走到桌子前,伸出手就往伊歌的衣领抓去,看样子是要把后者用武力直接拖走。  宽厚的手掌在中途停滞,突然之间,天旋地转。  石地板在疯狂地摇摆,就像沸水一般抖动,屋里霎那间变成一个热闹的舞厅,所有的家具都随着地板的起伏摇曳着僵硬无比的躯体。  身为地球人,经历过无数次灾难演习的伊歌瞬间反应过来,这是地震了!
第一章:故事的开始
虫与猫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