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笃晚舟

  有时候,那所谓的三五年的青春,不过是每个不经过思考或深思熟虑很久之后的结局,好像每个人都因为失去或错过某个人而堕落,但那失去之后的负面情绪,又会怎样的消散在烟雨天空中呢。  人的一生没有多少个三年,也只有数的清的苦与甜。  我记不清有多久没和肖若联系了,三个月?五个月?一年?算了算了,不去想了,自从那天晚上啊,这怂包就他妈消失了啊。  肖若喜欢茉莉姑娘这件事,大伙都知道,可最开始没几个人知道,除了肖若和茉莉姑娘他俩,好像就没人知道了,我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大概是从茉莉姑娘接受他开始吧,开始的时候,肖若整天沉浸在茉莉姑娘的迷人光环下,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这么迷人又薄情。  那时候,肖若说:“我好像爱上她了”说完又害羞的低下头  听的我是直起鸡皮疙瘩  我咧咧嘴:“你可别恶心我了,你懂啥是爱吗,就成天爱爱爱的”  肖若不以为然  自顾自的说:“我不知道爱是什么,我只知道,他要什么,我给什么”  那一刻仿佛我觉得这不是肖若了,那么平静的语气从他口中说出,我居然感觉理所当然,  我伸了伸懒腰,拍拍他的肩:“见好就收,别引火上身”  那时候每个人都很迷茫,都还没有为自己的未来所考虑,有的人就是一头老牛,任凭谁说都不听,肖若就是这么一号人,初中时和他去网吧通宵,为了一次死亡报仇他能追哪个人一整局游戏,游戏结束后,那个人骂他“他妈的我和你有仇还是你祖坟灵车漂移了啊,有本事solo啊”,肖若就会松垮下来,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看起来那么无助有让人心疼,我看不下去了,就抢过他的键盘,速度码字“老杂毛,你吃了家里的贡品了吗,你全家灵车漂移,cnm,solo?和你妈solo去吧,小杂种。”  后来我才发现我的骂人技巧都是从这学来的,  肖若总会说一句“谢谢”,声音小的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在骂我。。  而我就对他说:“他妈的你怂个啥,游戏里你追他一局,游戏外你就干等着挨骂,”  肖若转头看看我,眼里充满了倔强,脱口成字:“妈的,继续来”  我笑了笑:“这他妈才是肖若啊”  肖若对茉莉姑娘的爱慕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近乎于一种疯狂,像是一个毒贩。  肖若每天开始献殷勤,但他又羞于表达,每次都是攒足了勇气才开口,一条暧昧的信息,一个平常的问候,都使肖若激动不已  在有一天中午,我清楚的记得那是光棍节,此前,肖若和茉莉在QQ上开玩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肖若就当真了,阴差阳错的茉莉也答应了肖若的约,在一家拉面馆吃的饭,两碗牛肉拉面,肖若还把肉加给了茉莉,当肖若把这件事和我坦白后,我忍不住把嘴里的奶茶喷了出来  我看傻子一样看他:“你没发烧吧,你约一女孩出来,带她去吃牛肉拉面,你还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他咧咧嘴,无奈的说:“我能咋啊,我又没经验,又不像你”  “我怎么...”我竟一时语塞,瞪大了眼珠子盯着他  他往边上挪了挪,一脸清高的说:“你可别这样瞅我,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刚开始我愣了愣,然后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大呼不信:“你个猪么快,你不早跟哥说,啥时候的事啊”  肖若就开始讲述他和茉莉姑娘的缘由  那天他约完茉莉之后,送她回到了寝室,一路上他都喜气洋洋,人真正开心的时候,真能放空心灵。  肖若满脑子里都是茉莉姑娘了,时不时浮现她的面庞,对他微笑,他就傻乎乎的对着天空傻笑,他的眼里仿佛真有茉莉了。  那个星期的周六,该回家的回家他一个人待在他外租的房子里,抱着手机和茉莉姑娘拉东扯西,  他问茉莉:“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  茉莉回他:“嗯~能保护我的吧”  “那以后就让我保护你吧!”肖若毫不犹豫按了发送键  肖若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他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他和茉莉的点点滴滴,刚好回忆完,手机里只发来了一个字  “好”  肖若只是觉得肾上腺素激增,连双手都颤抖了起来,他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的吗,你是认真的吗?”肖若问茉莉  “切,你不信算了”  肖若生怕她反悔“信信信,我信”  那一刻肖若仿佛看到了屏幕对面茉莉姑娘的娇羞  对于那十七八岁的年纪,总有说不完的回忆,那定是一场盛大的青春,每个人都流露真情,每个人都尽兴狂欢,那个年纪就是清晨八九点钟的太阳,看上去那么令人神往,但是到最后还是免不了散场。  肖若和茉莉姑娘在一起多久,我不愿在提起了,总是悲伤的那些日子,我也不愿再触及了,就把它当成青春的葬礼吧,祭奠的人是肖若,祷告的人是我。  茉莉其实叫许冉然比肖若大了几个月,茉莉为什么叫茉莉,肖若说他也不知道,可能是他们拥抱时,肖若闻见了一阵阵茉莉香吧  他俩在一起的时光里,连我都觉得这个世界变成了粉红色,茉莉害羞吧,肖若也害羞,  我就告诉肖若:“兄弟,你这样扭扭捏捏的可不行啊,想说什么想做什么,你别怕,男人要有主见呐”  肖若肖若皱着眉,挠挠头说:“这不行吧,我不好意思啊”  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玩游戏的劲哪去了,你可别让人家女孩瞧不起昂,记住我的话,别给我丢脸”  肖若干笑一声:“那我试试吧”  接下来,肖若果然变了一个人,也不脸红了,也不结巴了,看上去彬彬有礼,绅士极了,连我都忍不住夸夸他,他就会嘿嘿一笑。  可能是他们的爱情,连老天都羡慕吧,事情总是发生的太快,让我们措手不及,无可防御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茉莉提出来分手了  肖若开始不信,连我也不信,只当是闹着玩考验考验肖若  然后肖若觉得情况不对,开始着急了,我也看出来了,就拍拍他的肩:“若儿,没事吧,”  他一转头让我的心猛地一揪,我清楚的记得他红着眼急的像是一个迷路的小孩,一声哭腔问我:“哥,咋办啊,她不要我了啊”  我从没见过他这样过,就算是他爸打他,他也只是默默的闭眼流泪  我安慰他:“你先别哭,指不定她和你闹着玩呢啊”  他像是一个听话的小孩,抽噎了一下“好”  随之而来的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悲伤  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近乎竭力的哭喊:“冉然,你不能丢下我啊,”  他瘫坐在墙角里,哭红了的双眼让人心疼,他无助的看着我,像是哀求:“哥,你帮帮我好不好,我不能没有冉然”  我鼻子一酸,走到他旁边,:“你他妈给老子起来,你还是一个男人吗,哭哭哭,就知道哭你是不是没人要了啊,你非得要她啊”  肖若哭着,不停的抽噎“我...就是喜欢她啊....我想和她结婚....我们..我们一起去游山玩水...一起组建家庭...一起生活啊...一起,一起照顾小宝宝,一起上班,一起斗嘴...一起走到暮年啊”  我坐在他身边,擦了擦眼泪,点起了一只眼:“肖若,我虽然不知道你喜欢她喜欢到什么程度,怎么说呢,我可能就是一个莽夫吧,咱俩这十几年的交情,可比亲兄弟还亲,我也知道你爱了就不会放手,如果她值得你去这样爱,那么,哥不管你,哥支持你,如果他不值当你这样,你他妈最好给我振作起来,别让别人看笑话”  周末我回家了,肖若没回去,回家一路上我都在担心肖若,生怕他出意外,周日早上我就直接来了学校,到他租的房子,发现没有人,我打他电话也没打通,我又不甘心,又拍了拍他房间的门,突然门开了,那一瞬间我怀疑我是不是敲错门了,乱蓬蓬的头发上油腻腻的,胡子竟也长出来几根,眼睛里布满血丝,显而易见,他这几夜都没睡。  肖若强挤出笑容:“哥,你来了啊”略带嘶哑的声音,一下子老了几十岁,一股难闻的酒气扑面而来  我扇了扇鼻子,皱着眉问他:“你小子喝了多少啊”转而又笑笑:“肖若,好受点了吧”  他咧嘴一笑没说话,轻轻把我推开,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着偌大的学校,背对着我说:“哥,我这辈子只有你怎么个兄弟,不论我做什么你都要挺我”他想到了什么一样,又笑了笑说:“哥你还记得吗,小时候咱俩淘气,有一回咱俩走在路上看见人家地里种的西瓜,你对我说“若子,你渴了不“,我说“不渴啊哥,怎么了?“你有讪讪笑道“没事,我以为你渴了呢,我想给你摘个西瓜“哥啊,那时候我知道你渴了,我就说“那没事咱俩就走吧“哥啊,你那时候,盯着那西瓜口水都快下来了,我心一软就说“哥,我去摘西瓜了,你可不能和别人说啊“,你高兴的很啊“不说,哥不说“结果瓜没偷成,咱俩还让人抓了,当大人来问,你拼了命说是你偷的,你爸把你打的啊,那时候我就心想我得和你当一辈子兄弟”  不觉间,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肖若早已哭的喘不过来气了:“哥啊,我放不下她,”清冷的风吹着他单薄的身躯  “哥,你看那是我们一起牵手的地方”阳光也倾洒在他的身上  “哥,我们在那个台阶上说过悄悄话”远处有几只不知名的鸟飞过  “我们在喷泉前拥抱过,我们在食堂吃过饭,那一天我还说好带她去魏武广场,那天下午,她没皮筋了,我还一路跑过去给她买的新的,也不知道她带没带,我还偷偷给她买过暖宝宝,是一个吻”  说到最后,肖若一直在哭  他问我他是不是很失败,我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泪,笑着对他说你不是一个loser你是我心中的英雄。  那时候我还不懂肖若是什么样的滋味,直到现在才有了体会,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个人可以让你爱的卑微,让你爱的身心疲惫,却总是精力充沛,我只知道有些没说出口的话,就埋在心底吧,毕竟你自己一个人的难过,别人也不能帮你分担太多。  我想象不到肖若是怎样的爱茉莉,说爱好像又不恰当,只能说依赖或者是离不开,从那以后,肖若变得越来越安静了,就像是一潭死水,可是他依然没有放弃茉莉,他每天都和茉莉聊天,他不知道茉莉分手的原因,这种事情连我都搞不清。  就这样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平安夜,肖若开始偷偷摸摸躲着我,当然不要想也是为了茉莉,平安夜那晚,肖若把精心准备的礼物,信心满满,笑意盈盈的送给了茉莉,外面是一个大爱心盒子,里面有一个小一点的盒子,两个盒子中间是十三颗糖果,小盒子里面又有一个小盒子,这两个盒子之间是十四颗糖果,小小盒子里是一颗肖若千挑万选的蛇果,蛇果底下是十一颗糖果,三块酒心巧克力,还有一张纸条,我能回忆的只有那么多,毕竟那一刻灯光很温馨,不知道什么东西迷蒙了我的眼睛。  那天晚上茉莉并没有接受肖若,会家的路上,肖若什么话也没说,我一会抬头看看他,他就这么自顾自的往前走,也不抬头,快到家门口,我忍不住了  挡在他面前问他:“你有什么事你能不能说,你这样子摆给谁看呢,她能看见吗,她会心疼吗,不是我说你肖若,你怎么越过越抽抽了呢”  他半天没说话,我心里就是不好受,我推了他一把,:“你说啊,你他妈哑巴是吗”  “啊,我说什么,我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这些天我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啊,你不知道,呜呜呜”  他疯了似得推到我,前半句话吼着说完的,后半句就哭了,你瞧他是这么懦弱。  “我这一天天像行尸走肉一样,顶多强颜欢笑,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夜里哭醒几次,我多少个夜晚烂醉不归,我几天没见过太阳,几顿饭正常吃过,”他用手擦了擦眼泪  做到了旁边的板凳上继续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她,我也想忘记他,可我就他妈做不到啊,每当我转移注意力的时候,她总能不知不觉浮现在我脑子里,一天到晚我都不知道在干什么,干什么都无聊,干什么也都没趣。”  他把长长的头发往后一捋,像极了古风里的风情男子,眼睛里若是能装下一整条银河,泛着波光潋滟,动情处落泪千行,冷冽的晚风吹开肖若的刘海,露出清亮的前额,连我都觉得他如此的迷人让人离不开眼神。  他紧闭着眼,说不出的难过,他声音颤抖着对我说:“哥,我好累啊”  我没回答他,他接着又说:“你看她每天那么开心啊,是不是故意刺激我的难过  我在喝醉的时候给她打过电话,电话那头是冰冷的沉默,这一个问题真的这么难吗  哈哈哈,早知道就听你的了,现在也就不会这么心酸交瘁,可我也就不会这么爱她了啊  这一辈子真爱的遇不到几个,分分合合,玩弄爱情的小丑  爱情就是神圣洁白不可侵犯的啊,为什么有这么多欺骗,这么多抱歉,这么多不如愿啊,哥啊,你告诉我为什么。”  肖若不知道我已经红了眼,这番话带给我很大震撼,到现在我才明白,爱的总是身不由己。  我们沉默了好久,像是两具傀儡,坚韧而又易碎,我认认真真的对他说:“累了,就换一个环境,找到你自己舒服的生活”  下弦月的晚上二职高家属院里肖若倚靠着墙抬着头闭着眼神情痛苦又悲婉而我呢一个不入流的小人物隐没在月色的背面心里复杂的看着这一切。  至于茉莉为什么要分手我们都不知道只是后来我从茉莉闺蜜那里听来平安夜那晚茉莉大醉痛哭一回她说她对不住肖若。  真可笑,越到后来的事情我越记不清了,如今年三十儿,新的一年吧,总有很多期许,故事还没讲完,来吧,继续开场。  元旦过后,一切好像又趋于平静了,肖若看上去精神不错,似乎也放下了茉莉,每天都在笑,谁也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有时候呐,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关注茉莉,每天还是老样子,和茉莉东扯扯西扯扯,连我都觉得,他这样又是为了什么  他对我说,爱情这东西,本就是猜摸不透的,像是雾里看花,看上去是玫瑰花,实际上是不安和惩罚,唯有你亲身经历,用心感受,才明白它到底是怎样的姿态  他唯有把分手的原因弄明白,才能完完全全放下这段爱。  后来,再一个不知名的晚上,他悄悄穿好衣服,背上一身行囊,外面下着淅淅小雨,日光灯的黄色,照亮了肖若孤独而执着的背影,他离开了学校,这孩子,一句告别的话都还没说呐,这孩子以为偷偷摸摸走我不知道吗,这孩子,你去尽情的飞吧,飞的越远越好,离开这个秘密花园吧。  肖若和茉莉在一起的时候,肖若为茉莉唱了一首歌,肖若走的那天晚上,我仿佛又听见了这首歌  亲爱的你是否还记得  第一次吻你的那一刻  我们两不顾假期炎热  只要自由自在的快乐  你说的要把你保护着  像一个无价的水晶盒  我答应为你写一首歌  里面装着我们的幸福呢  约会已经不用练习  每一束花都真心真意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喜欢的是你的微笑  我的雨天被你照耀  喜欢的是被你拥抱  温暖微妙  喜欢的是你的裙角  四季都被春天环绕  喜欢的是被你需要  种下记号  目前为止我已经一年多没见肖若了,如果有一天,你在某个下雨的车站,某个葱茏的柏油路上,某个午后的咖啡馆,某个清晨的乡间小路,如果,如果你见到一个干净,腼腆的大男孩,穿着一身正装,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说起话来总是会笑,很动听,你一定要告诉他,王小山在等他回来一起喝酒,在等他一起再续前谋。  有人说,他这一生放荡不羁,不为谁而活,开心就疯玩,狂吃,浪到一路黑,不开心就睡,大喊,唱歌,哭,都没关系,因为没人给你买单,只有你自己付款.
一笃晚舟
茉莉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