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重生

    她被周遭的寒意激醒,背后传来阵阵刺痛。她试着睁开眼睛,想探清自己身处何地,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慌在渐渐蔓延,她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知道,通通不知道!无数问题在她脑海里横冲乱撞,像是下一秒就要把脑袋撕裂扯开!  “醒醒,醒醒!”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夜莺般婉转动听,这呼唤声将子兮从一片混沌中解救出来。子兮睁开眼睛,好一个清秀水灵的美人。  那个女孩兴奋的对外面喊“公子,姑娘醒了。”子兮才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散发着一股霉味,看屋里的摆设,应该是一家客栈。  她口中的公子推门而入,一个样貌英俊,年纪尚轻的男子。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一袭白衣衬的脸色愈发苍白。  “好些了吗?昨晚我们赶路时,在附近山林里发现了你。”他的声音里满含真挚关切。而她根本不能回答他的问题。甚至连他善意的避重就轻,都不能领情。  很显然寻常百姓家的女子,不会一袭黑衣,半夜出现在山林里,寻常女子身上不会有处处伤痕。  “我什么都记不起来。”她的声音很冰冷,冰冷的连自己都吃了一惊。她想也许自己本来就是个冷漠的人,以至于他救了自己,自己却连一丁点的谢意都不想表达。  但一切猜想都成徒劳,她不记得过去,那些也再与她无关。  “既然你什么都忘了,不如随我们一起同行。”他的声音太温柔,像一种毒,让人沉迷。看她没反对,他转身离开,嘱咐旁边的侍女照顾她。  “公子是易府的二少爷,叫易云。我呢叫柳青,你以后叫我小青就行了,对了,你饿了吧,我去给你拿东西吃。”她根本没有给人回答的机会,就欢欢快快的走了。  在床上整整躺了三天,实在难受,然而伤痛的折磨看起来已经不那么重要,因为小青的杀伤力远比伤痛来的厉害。她好像有永远说不完的话,就这几天把易王府的家底彻彻底底的掀了遍。而她无语的总结出一句话,假如自己是小姐的话,绝不会要这样的丫鬟。  她终于能试着站起来,走出房间,趁小青外出给自己拿药的间隙逃离她的魔掌。  来到走廊,外面阳光十分的和煦,微风阵阵将不远处商人的吆喝声传了过来。然而正在享受这份安详的人,不止她一个。易云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手持一册书,坐在一把外形很特别的木椅上。那把木椅两旁各有一个圆形的轮子,是一种为了让病人行动方便的工具,看来他身上的病已经不是一天俩天。  她想,他虽然生在王侯之家,享尽富贵,比平民百姓要幸运的多。奈何病痛缠身,在明争暗斗的帝王家,能存活下来已属不易。  同时她又觉得自己可笑,相比之下,她不更可怜,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你可以起来了?”易云抬起头来看着她,眼神中一抹安静从容,如同这午后的阳光,缓慢而又温暖。  “恩,不必为我耽误行程。”子兮斩钉截铁的说。  “好。”他轻轻一笑,眼眸中若星辰璀璨,他说“红色果然很适合你。”  易云的夸赞,让她觉得很窘迫,她低头不语。  “子兮。”他忽然说。  子兮是谁?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既然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以后你就叫你子兮吧。”他目光定在远处一点,像被回忆激起了往事。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很明显这个”良人”并不是她。那个人对他一定很重要,否则为什么他平静如水的脸上,会闪现一丝落寞。  “姐姐,你怎么跑出来了啊!”柳青在楼梯口大呼小叫,把她拽了回去,自此以后,她是子兮。  第二日清晨,他们启程赶往离这30里地外的阿掖寺,至于去那的目的,小青怎么会忍住不说。  据小青说,易云自小因病在阿掖寺长大,颇受玄尘方丈恩惠,每年秋末冬初,易云都会前往阿夜寺探望方丈。  寺院隐于山的半山腰,四周被青松古木围绕。而吸引子兮的不是美景,因为她感觉到不远处的树后,有人正在窥视他们。  子兮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因为他们距离那里还有一段距离。  正当她陷入对过去的猜想而无法自拔时,一行人已走到那里。  就在她恍惚的瞬间,有个人手持剑,朝易云冲去。他的动作很快,以至于易云旁边的护卫都没反应过来,但子兮却能看清他的动作。  “哧”剑刺的并不深,看来他不是真想伤害易云,而且刺到子兮时,他看起来很吃惊。  子兮昏了过去,大底上次受伤后,子兮身体里已经没多少血供她流。  “醒过来,醒过来,快醒过来,给点面子么,喂,你怎么还不醒?!”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但是有人在她耳边反反复复重复着这些话。  终于,他成功了,因子兮实在忍受不了有人在她耳边念经,她想起来,起来赏他那个人一个星光灿烂。  而梦想都是往往是美好的,子兮虽然看见了那个罪魁祸首,却是丝毫力气也没有。甚至不能开口制止他把自己的身体摇晃的快散架。  “你终于醒了!太棒了,我的唤魂术,终于成功了!”他拍着胸脯在自吹自捧些只有他自己听的懂得话。完全不顾一旁的子兮已经被他折腾的半死不活。  “易菲,你不要在这瞎闹了!”小青进来了制止了他对子兮的折磨。于是子兮明白了一个道理,强中更有强中手。  “好,好,好,我不闹,但我有几句话对这个人说,说完就走。”看他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小青只好相信他,他好整以暇,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表情严肃的说,“姑娘你叫子兮是吧,下午的事,我不是故意的。额本来想吓唬吓唬二哥他们,给他们一个惊喜的。谁知道你突然冲出来了,坏了我的计划。我被你吓的一失手,就把你刺伤了。这也不能怨我是吧,所以,咱算两清了。话说,你师承何门,警觉性不错么,你怎么发现我的,我明明藏的很好,喂喂喂,小青,你不要拉我么,我话还没说完呢……”  子兮嘴角暗自抽搐,这个人竟然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她气的侧过头,想骂死他。一愣,原来易云就一旁,于是收敛了怒气。  他走过来,坐在床边,“为什么要挡在前面?”  为什么?当时只觉得生命对自己来说并不那么重要,反正她已经什么都记不起,一个没有过往的人,也不奢望未来。“你救过我。”子兮理所当然的说。  易云说,“那不过是顺手之劳,你不必用生命来报答。”  “他又不是真想杀你,反倒是我多此一举。”子兮不屑道。  “如果当时来的人不是易菲,你恐怕早就没命了,你事先知道他不是真想杀我吗?”“你们走吧,我自己会照顾自己。”子兮不去回答他的问题,她知道,如果易云知道自己辛苦救回来的人,根本就不想活,他会愤怒。  但他始终生气了,他说“子兮,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我不会拦你。但不是现在,我如果就这样扔下你,当初就不会救你。”
第一章重生
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