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相逢何处

    天如刚刚砚出的重重浓墨,灰黑的云层如浪般翻滚不休,不时电光一闪而过,浑厚的阴云将红日遮的一丝光亮也透不过来,顿时天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当阳光再次触及大地的时候,原本青苍耸翠的密林,成了枯树荒枝,农田变得焦灼不堪,冒着缕缕白烟,城中的活人像是失去意识,不知疼痛.满身的伤痕,鲜血染满全身,也都毫无反应,只是不停的在城中游走.流悦楼的屋顶上站着一个怪人,也或许不是人,红发,红瞳,皮肤都略带红色,一身血色的衣衫,更显诡异.  红衣人大嚷:“邪影皇,你给我出来,这样躲着可不是你的作风,你若再不出来,我变把这里变为一片火海!我言出必行。”  红衣人等了好一会也不见什么动静,仿佛空气也快凝滞了,红衣人开始挥动手中的火鞭,悬空甩了两圈,整座城一瞬之间都燃烧了起来,火焰之龙将城中的一切一点一点的啃噬。残破不堪的建筑渐渐化为灰烬,不知为何,突然下起一阵暴雨来,雨越下越大,不消一刻钟雨丝密得成了一块透明的绸子,即使面对面也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烈火,此事你勿须多管!”忽然从红衣人的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烈火回过身来,虽然大雨迷蒙,看不清来人的样子,烈火依旧认出是自己要找的人。  “邪影皇,你总算现身了!”烈火一甩宽大的衣袖,表示不满,而嘴角微微上扬,却透露出他的喜悦。  “我还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语气平淡的像惊不起一丝波澜的湖水,说罢,如鬼魅一般消失在雨中。  “呵!这么多年了性子也不见变变?”烈火显出无奈之色。  一百年后,烟渝县,  “哟,张醉侠,你今年的花灯会,约的是城南的花麻子还是城北的胖妞?”一个布衣小贩满脸坏笑,明显是在借机讽刺。  “想我张醉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怎么能约那些个庸脂俗粉!太没品位了!”  “就你这样,穷光蛋一个!我建议你入赘胖妞家好了,人家可是富家千金啊!入赘胖妞家那可是一跃龙门啊!以后的日子就大富大贵了嘿嘿!”笑得那叫一个奸诈,本来就很圆的眼睛立刻变成了孔方兄。“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去?”张醉侠笑得比小菜贩还奸诈,小菜贩被这么一问笑容立刻僵住了,一脸失望。  “我倒是愿意,可是人家胖妞看不上咱!”  “哈哈哈,可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你就继续做梦,我先走一步!”  夜色刚刚降临,百花节的热闹气氛立刻充溢了整个烟渝县。烟渝县每年的今天总是特别的热闹,不论远近的村民到这天都会到烟渝县来凑凑热闹。  西林园是烟渝最出名的院落,本是烟渝县王县令的私产,平日大门紧闭,而到了每年的花灯会却会向一般百姓开放,偌大的院落一时成了游园赏月的佳处。曲折迂回的长廊两旁悬挂的灯笼皆是出自烟渝最好的灯笼坊——红笼斋,每盏花灯是精心制作。从花色看,每一盏灯的图都不一样,嫦娥奔月、八骏图等纷纷跃然灯上,排排并齐回廊两边等待游人审阅。突然一道耀眼的火光冲天而上,停驻在半空的一瞬间散了开来,化成点点星光,消逝在夜幕之中。漫天的星光将夜空映成暗红色,星光陨灭后遗留下的烟雾溢在空气之中久久不能散去。  张醉侠独自一人徘徊在回廊上,只见来来往往的人多是书生才子或吟诗作画或品评一番园林之景。  “喂,把钱袋还给我!”  “江湖救急!”几个字突然浮现在张醉侠脑海里,一个转身向贼追去,也不知道追了多久,小贼停在水巷的一座小桥上,扶着石栏杆大口的喘着气。  “累,累死我了!我当小偷多年,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好,钱袋给你,别追我了!”说完一溜烟的不见了踪影,张醉侠如释重负,顺着石栏杆坐了下来,小声嘀咕:“怎么跑得如此之快!”  张醉侠突然闻到一阵似曾相识的幽香,如兰又如清荷,抬头望去,是一位身着水蓝色裙裳的少女,看起来大概十四五岁,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一个淡淡的笑容,如三月桃花,妍丽不凡,时间凝结瞬间,只是一撇便是惊鸿。  “多谢公子相救!”一位蓝衫少女轻唤了一句,见张醉侠没有反应,有多喊了一遍,张醉侠这才反应过来,顺手用袖子擦了擦脸。  “擦擦汗吧!”少女见状递了一条白色丝巾给张醉侠,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张醉侠的心一下暖了起来。  “弄脏你的手帕真不好意思!”张醉侠愣了一下接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  “对了,你的钱袋!”张醉侠突然想起钱袋还在自己手上,说着将钱袋交给了蓝衫少女。  蓝衫少女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将袋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见到钱袋里倒出来的东西,张醉侠惊异道:“石头!”  “是啊,钱早就被掉包了!”  “啊!”张醉侠准备再去追,被蓝衫少女阻拦道:“别追了,你又不知道贼去哪了?我第一次来烟渝县,不如你带我逛逛烟渝县吧!”  “可是你的钱如何是好?”张醉侠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头。  “都说是我的钱了,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听说西林园今天很热闹,我们去看看吧!”说着拉着张醉侠向西林园跑去。  夜色渐深,原本热闹的街市开始冷落起来,一些乞丐靠着街边石砖墙开始打起鼾来,衣衫褴褛的流浪者疲倦的在街上游荡,黑夜的寂静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张醉侠有些不舍的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啊!已经到子时了,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没有钱能住哪呀?那吧!”苏水依走向离自己最近的一间民宅靠墙坐了下来。  “这怎么行?一个女孩子晚上睡大街上太危险了!”  “那要如何是好呢?”正在犹豫之中,苏水依转而灵机一动,满眼期望的望向张醉侠。  “你不会是想住在我家吧?”  “就是了,除非醉侠哥哥不愿意帮我这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子!”见张醉侠无动于衷,少女突然变成一脸的失望。  “哎,要就怪我自己运气不好睡大街也是没办法的事了!”说着说着几乎要掉下眼泪来了。  “好吧,不过我家里很简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张醉侠一时也不忍心拒绝。  “不嫌弃,不嫌弃,有地方住就很好了!”张醉侠话还未说完,苏水依生怕张醉侠反悔似地立刻接话。他们在土墙小巷里走了半个时辰不到,到了一间破旧的老屋前,屋子是土砖所筑,屋外的篱笆是由一圈枯黄的竹杆围起来。  “嘿嘿,这就是我家了,简陋吧?”张醉侠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头傻笑。  “不会啊,我觉得很好啊!至少比睡大街好很多了!”  “你就别安慰我了,进来吧!”  苏水依随着张醉侠进了屋,张醉侠喊了几声姑姑,却没有人回应。点了油灯才发现桌上留了一封信:“吾云游四方侄勿念!”  “就这么几个字,也不说一声!”张醉侠显然有些不满,随手将信件往桌上一放。  “也许张大婶有什么事没来得及说吧,可能很快就回来了!”  “她啊,经常这样,我早就习以为常了,只不过这样的话,你住我这里,恐怕会对你名声不好,这样吧,你先住一晚,我明天带你到陈大夫家去,我跟他平时关系还不错,应该不会收我房钱的,他家女眷多比较方便。”  “也好!那就谢谢醉侠哥哥了!”  微阳从天边渐渐升起,一缕刺眼的阳光顺着屋顶的破洞闯入屋内,张醉侠睁开眼睛望着破败的天花板傻笑,突然间,门被敲响了。  “请!”  一位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美妇走了进来,看到张醉侠一脸的傻笑,疑惑的问:“醉侠,你笑什么呢?”  张醉侠一听美妇的声音,如梦惊醒,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姑姑,你不是去云游四方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本来是准备云游四方的,不过有点放心不下所以又回来了,你好像有点不高兴啊!老实说,到底发生何事了?”张穆翠心有疑惑便拷问了起来。  “嘿嘿,姑姑,你回来我怎么会不高兴呢?只不过我昨晚收留了一位姑娘住在咱们家。”  “昨晚就你和那位姑娘住在这?”张穆翠眼中是掩不住的惊异。  一番解释完毕,张穆翠叹了一口气,正欲说什么,却被一阵碗碰桌面的声音打断了。张醉侠与张穆翠迅速跑了出去,只见苏水依仔细地摆着碗筷,将荷叶包好的食物一点一点的倒入碗中,在感觉到张醉侠与张穆翠的到来后,苏水依礼貌地一笑。  “伯母,醉侠哥哥!”  
第一章相逢何处
苍劫落